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新聞 > 深度閱讀

“五大電”業績橫評:因電價上漲都在翻盤,唯華能國際巨虧74億

華夏能源網發布時間:2023-04-24 11:19:46

  2022年,五大發電集團旗下上市公司的業績怎么樣?

  隨著五大發電央企旗下主體發電上市公司2022年財報陸續發布,可以看到各家業績相比2021年都有所回暖。其中,中國電力(HK:02380)、國電電力(SH:600795)、華電國際(SH:600027)都在盈利,大唐發電(SH:601991)即將扭虧為盈,華能國際(SH:600011)依然巨虧70多億元.

  2021年,煤價高漲之下,五大發電央企遭遇近十年來的首度虧損,旗下主體發電上市公司整體巨虧超過260億元,其中以華能國際虧損最多,最新數據為凈虧100億元。

  為了疏導高昂煤價成本,2021年10月,國家發改委出臺政策,將燃煤發電市場交易價格浮動范圍擴大為上下浮動不超過20%,高耗能企業市場交易電價不受上浮20%限制。這極大緩解了發電央企的成本與電價倒掛問題,各個發電上市公司的業績改善,也證明了這一點。

  但是,煤價高企帶來的“煤電頂牛”現象尚未完全消退,各家業績的分化程度比2021年更加極端。華夏能源網整理了各家發電上市企業的業績表現,來看一看到底誰才是真正的“優等生”。

  擁“新”為王

  2022年,“五大電”旗下主體發電上市公司營收皆有增長,但座次沒有發生太大變化,華能國際以2467.25億營收依舊領銜。

  然而,按歸母凈利潤比較,2022年,“五大電”極端業績分化瞬間顯現。

  2022年,中國電力歸母凈利潤為26.48億元,2021年為-2.56億元,同比扭虧為盈;國電電力歸母凈利潤為27.47億元,2021年為-17.33億元,同比扭虧為盈;華電國際歸母凈利潤為1億元,2021年為-49.82億元,同比扭虧為盈;大唐發電歸母凈利潤為-4.1億元,2021年為-90.98億元,同比增長95.49%;華能國際歸母凈利潤為-73.87億元,2021年為-100億元,虧損額度有所減少。

 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,中國電力、國電電力、華電國際2022年均已實現扭虧為盈,大唐發電已從2021年的虧損90多億,收窄為虧損4億,接近盈虧平衡,而華能國際虧損幅度依然較大。

  2022年,煤炭價格依舊處于高位,全年北方港5500大卡動力煤市場均價為1296元/噸,同比上漲24.2%。體現在業績層面上,“五大電”中清潔能源裝機占比越高的企業,越能夠受益于這樣的市場環境,從而造成業績極端分化。

  比如,凈利潤增速最高的中國電力就表示,公司年內出售了部分煤電業務股權,同時大力推動清潔能源裝機,清潔能源裝機占比達到約65%,同比大幅提升12個百分點,其中風電和光伏新能源貢獻歸母凈利潤超過21億元,占比將近80%,可謂擁“新”為王。

  國電電力雖未明確利潤增長來自清潔能源裝機,但華夏能源網發現,2022年風電、光伏發電板塊為國電電力貢獻了22.86億元凈利潤,占比超80%。而2022年上半年,這一比例還在50%左右,也就是說,國電電力利潤增長,很大程度上也靠新能源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國電電力是“五大電”中煤電依然盈利的企業,貢獻了7.35億元凈利潤。與之相對,大唐發電的燃煤發電板塊虧損達60.5億元,華能國際的燃煤發電板塊虧損則高達173.25億元。就此而言,國電電力的煤電裝機占比高達72.7%,卻并沒有成為業績短板,這成為公司2022年業績大翻盤的重要支撐因素。

  華夏能源網注意到,國電電力煤機發電能夠掙錢,一方面受益于售電均價上漲,另一方面或與其“煤電聯營”有關。2022年,公司入爐標煤單價978.78元/噸,同比增長78.36元/噸,漲幅達8.7%,但此番漲幅較2021年是收窄了39.2%。與之相比,華能國際財報中披露旗下數家電廠2022年入爐標煤單價為1200元/噸左右,國電電力燃煤成本優勢由此可見。

  2022年,華電國際、大唐發電和華能國際的清潔能源裝機占比分別為20.2%、33.1%、26.07%,而國電電力的控股清潔能源裝機為27.2%,彼此并未拉開明顯差距,但國電電力的清潔能源裝機收益無需覆蓋煤機虧損,從而令公司大幅扭虧為盈。

  對于華電、大唐和華能而言,這三家企業并無國電電力的煤機優勢,清潔能源裝機比例也不高,業績落后也算是情有可原。

  然而,這三家“同病相憐”的發電上市公司,身處相同的煤機電價上漲及能源保供大環境下,業績變化理應相似,但彼此之間居然也出現了極端的業績分化,這就頗有些耐人尋味了。

  華能之困

  2022年,華電國際歸母凈利潤為1億元,大唐發電為-4.1億元,而華能國際卻是巨虧73.87億元,是大唐的18倍,業績分化極為嚴重。

  在這三家企業的財報中,華電國際對于業績增長的原因解釋為煤電電價上漲,加之參股股權收益同比增加;大唐發電解釋為優化電煤采購,精細營銷管理,用好用足能源保供政策。

  唯有華能國際對業績變動解釋為,本年度煤價仍居高位,且公司煤電裝機比例較高,新能源發電盈利未能覆蓋煤電虧損等情況影響,導致全年業績虧損。

  華夏能源網注意到,2022年,華電國際控股煤機裝機為43700兆瓦,占比79.8%;大唐發電煤機裝機為47515兆瓦,占比66.9%;華能國際煤機裝機為94057兆瓦,占比73.93%,彼此間煤電裝機占比并無明顯差距。若論煤電裝機容量,華能國際約為前兩者的2倍。

  在燃料成本方面,2022年,華電國際為828.66億元,大唐發電為680.86億元,華能國際為1705億元,華能約為前兩者的2倍。

  而在上網電價方面,華電國際平均上網電價為519元/兆瓦時,大唐發電合并口徑完成上網電價(含稅)460.79元/兆瓦時,華能國際平均上網結算電價為509.92元/兆瓦時,華能不僅沒有遠低于前兩者,甚至比大唐還要高一些。

  華能在煤電裝機占比和上網電價與華電、大唐差不多的情況下,基于2倍的煤電裝機以及相應的2倍燃料成本,虧損差不多也應是華電和大唐的2倍,但實際情況是,即便和同為虧損的大唐發電相比,華能的虧損也拉開了18倍的差距。

  不過,針對這一現象,華能國際并沒有給出具體的解釋。

  對于五大發電集團而言,一兩年的虧損,本不是不得了的事情。但當其余發電央企都在大幅增長的時候,華能這種莫名其妙的巨虧,就顯得格外刺眼了。

  在2022年財報中,華能國際明確表示預計2023年及2024年煤價將有所回落,但仍將在相對高位運行。并以南京電廠舉例,結合2022年實際煤價及未來中長期合同的簽約履行情況,預計2023年的入爐標煤單價為1,211.45元/噸,2024年入爐標煤單價為1,073.11元/噸。

  若真像華能所說,公司2022年虧損是因為煤價仍居高位,那么2023及2024年煤價將在相對高位運行,是不是意味著華能將繼續虧損?

  在此背景下,未來,華能若想破除煤價困局,關鍵或許還在于新能源裝機上。

  之前,政府主管部門曾要求發電央企到2025年底前實現清潔能源裝機占到總裝機的50%。為此,華能集團計劃到2025年新增風光新能源裝機8000萬千瓦。

  但作為集團旗下主體發電上市公司,2022年,華能國際清潔能源裝機同比僅提升了3.68%,累計裝機規模為33171兆瓦。就8000萬千瓦的目標而言,當前華能的進度顯然是太慢了。

  煤價仍將在相對高位運行,新能源裝機進展緩慢,華能“淪落”之路還要走多久?

  來源:華夏能源網


評論

用戶名:   匿名發表  
密碼:  
驗證碼:
最新評論0
综合久久久久综合_这里只有精品——好屌妞视频_精品高潮呻吟久久AV无码_久久AV无码精品人妻系列果冻 中国特黄大片大全视频 亚洲欧洲另类制服ts 婷婷激情就去吻亚洲综合 性开放欧美大片∧V 亚洲 自拍 另类小说综合图区 JZJZJZ亚洲日本永久网站 avtt天堂东京热 超碰欧美老妇70一80 丝瓜视频ios下载视频在线观看